随心所欲乌龟流













地球是圆的嘛,总归能找到的。

本质烂俗梗爱好者。

想写什么写什么,偶尔给别人家画点儿童画。
热坑回避症。
请不要fo我哦,这块地方只想用来吹喜欢的太太和喜欢的同好。

大部分是别人家
最后是随缘现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强烈建议大家都来这样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紧急换装 脑叶暖暖 月光ego真好看 武器蛇头杖了解一下(点头)

我还会画正比例吗?
不会了。

自家魔弹选手和别人家的魔弹选手hhhh
不管选谁都会给主管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啊(摸下巴)

“沉醉”

这张我一定要发出来 我要用腐朽的声音喊出 伊娜cp了解一下!!!

MPSH

-迪拉迪拉迪拉

-重要的说三遍注意避雷

-MPSH


春夏秋冬,霜雾雪雨。
她一向看中时间的周而复始,成神后更甚,像是表达一种长久的虔诚。
她本来只体会过二十多年的时间,与银融合后长达至千年。

千年时光,实际上沉默的黑暗反而占据了大部分。

“没关系!我们一起填满!”她露出笑容对银说。


而时间的冗长让他变的疯狂,无可避免的变的疯狂,疯狂到只剩下思念。

“艾迪先生。欢迎回来。”

被喊到名字的人只是哼出一个鼻音,算是回应了。


“艾迪先生的母亲,是位什么样的人呀?” 艾拉伸手去碰艾迪衣摆上残留的时空碎片,还没着手就化成细小的紫色颗粒消失在阳光里。

“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艾迪低下来语气,他之所以疯狂是为了他的母亲,这是个不能谈论的禁忌,也是个人尽皆知的秘密。

碰这个钉子对艾拉来说已经是可以毫不在意的事情了,她转开眼又笑起来。

“我想她一定是一位很温柔的女性,”她也不管艾迪是否接话只是自顾自的说下去,他们的交流方式通常都是这样的。

“艾迪先生的头发很好看!我想她也一定拥有一头美丽的长发!”艾拉说到这里还比划了起来。

“也许还有一副很动听的嗓音。”她越说越激动,像是在夸自己的母亲。

“嗯。”

艾拉一愣,这个嗯字也确确实实是从身边人的口中发出来的,这是艾迪头一次在这件事上给她回应,艾拉眯起眼睛露出微笑。


银告诉艾拉艾丽希昂的花开了。

只不过艾拉赶过去的时候花期已经过了,她蹲在地上地上找了半天才找出几片相对完整的花瓣,小心翼翼的护在手里。

她细数手里的花瓣,思绪又飘到很远的地方。她和艾迪到底是什么关系啊,也许比艾迪那一套穿越时空的理论还要复杂,又或许简单到只用思念两个字可以说清楚一切。


艾拉张开手心,花被护的很好,只是汗水浸湿了一点点,卷起边来。

艾迪像是猛烈的被拉回到以前的那个场景,只不过眼前的女性已然是现在面前这位有着姣好笑容的狐仙。

春夏秋冬,霜雾雪雨。

“下次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
他这样说。